一瞬之間的孤寂旅人:悟觀法師、李蕭錕教授合著筆記書隅得

文/吳明峰、輔仁大學教授

This is an image

華梵大學創辦人曉雲導師禪寂17週年紀念會,現場氣氛明亮溫馨。

一、
悟觀法師與李蕭錕老師合著筆記書《鳥鳴伴風鈴》、《風梳夢影稀》,於十月十五日假華梵大學創辦人曉雲導師紀念堂舉辦發表會。當日我報到後,在紀念堂內徘徊,曾趨近細看導師墨寶,欣賞點畫提捺之間的藝道,感動於其中飽含蒼勁與韌性,由此想見書者的佛祖剛骨。想來修道有成者,都是具剛氣的,無剛氣則不足以承擔自行化人的諸般挑戰,這是我與會見聞的第一堂課。上午紀念曉雲導師禪寂十七週年,現場演唱多首導師創作的詩歌(白鳥、曉霧、隱約風帆、海天門),意境優雅深遠,令人悠然生起探問:這些詩歌是來自怎樣的人格?此人格所依止的理境又是如何呢?談話間,鄰座的吳俊杰院長跟我分享了經驗中的創辦人曉雲導師,以及導師笑容中的由衷的喜悅。現場氣氛,明亮而溫馨。
 
This is an image

小朋友拿到李蕭錕教授簽畫的筆記書,開心不已。

二、
下午是新書發表會,末學榮幸參加與談。
 
我對於這兩本筆記書的解讀方式有二,一是從法師先前著作中,提煉出一個描述法師性情與行門的輪廓,再以此閱讀筆記書中的法語;另一是從「選本」的角度,來觀察這兩本筆記書的殊勝之處。這兩個方式最後結合起來。
 
先談第一點,末學認為悟觀法師是一位「行在一瞬之間的孤寂旅人」。
 
所謂「一瞬」也就是「一念」,那是當我們回觀返照時,發現起起落落的心,在觀照中無根自滅──就在此「前後際斷」,呈露出修證的消息。法師在其文章常以「倏忽」、「頓覺」等詞,形容「歷緣對境修」的日常生活中,進入這個「動靜的間隙」、「一呼一吸的間隙」、「日常性與非日常性的間隙」。正如《法華經者的話》:「『全性起修』就是,念佛也好、隨息也好,真正是從本性上起用功的;『全修在性』,是日常生活,耳聞眼見,六根門頭所收入的,都歸到性分上來修,顯菩薩性。」這表示法師的修行觀:任何行持均匯歸於此「一念心」之淵源。如筆記書法語:
 
人祇要偶一留心,則大千世界,無邊景色,觸之於目,會之於心。
 
再談「孤寂」。法師是善於孤獨者,在《般若禪,如來使》中自述昔年負笈日本時,「用了幾乎三年的時間,可以與自己的孤寂親切同在[……]。」堅持在孤寂中尋覓、踐履真理,真是驚人的毅力。這孤寂的況味隨處散落在著作中,例如:「思緒,瞬間,凝攝在湛湛的步調,沒了塵囂也沒了淨化,淒清孤寂的心緒,獨自感懷,清龍蘭花默然落地於跟前,靜止著,似乎從心音(意)掠過,不動,卻有聲。剎那之間,照見了《心經》之光。」「獨行獨坐誰會得,今晨細雨吹暗香[……]。」「於洗心室訓練自己『有依定』,會知道,如何獨處,與自己相遇對話。獨自一人思惟修,獨自一人感知一呼一吸,獨自一人了然己心生滅起伏。」無論是孤獨、孤寂、淒清……都是相類的心境。從修道的過程到結果,心行都不離於此孤寂性,因為用功所在的一念心就是孤寂的。筆記書中有一選句,似可做為孤寂的入口:
 
生命至終,總歸要進入自我擔當的境界,十字路口沒有幫手,惟己心作伴。
 
從承擔起自家性命,再進而如《般若與美》所說「保持如是孤獨寂然的心念,使自己更明白,什麼是自己該要的生活模式樣態」,這是清醒而真誠地面對自我;若循此而行,最後達到獨坐大雄峰,無論獨處或處眾,都享受至為寂靜的喜悅,也可稱為一種孤寂。
 
所謂「旅人」,如東坡詞「人生如逆旅,我亦是行人」,人生於世無非來來往往之過客,但過客有自覺的與不自覺,自由與不自由之分。自覺自由的旅人,其視光陰流轉如「光與影的遊戲」,日日月月,年復其年。董事長悟觀法師在著作中,往往如是記下時間的記號,或者說在法師心中,時間似乎非常寧靜地流動著,一切都在變化中卻又很安寧,《法華經》方便品所謂的「法住法位」。
 
綜言之,「一瞬之間的孤寂旅人」,是植根於法師常常引用的「道人一種平懷處,月在青天影在波」於息妄歸真的「一念心」,故而其見聞覺知之境,乃因此轉化為「妙心境之妙法」。我想這是悟觀法師對於天臺教觀「己心中所行門」的實踐樞紐之一。法師著作中常擷取「諦觀現前一念心」等義剴切指點「止觀研心」,並以此理念來貫徹生活,可說是一部活生生的《法華經》或天臺教觀。法師的理念,應該是人都可以成為「佛人、人間佛」,活在鮮活美妙的世界,享受鮮活美妙的生命。

This is an image
 
董事長悟觀法師與佛教藝術學系李蕭錕教授筆記書發表會。

三、
關於第二點,也就是從「選本」的角度來看這兩本筆記書,當我沉吟筆記書中法句之初,曾藉由幾個問題意識,來協助自己的探索:
 
1.如果將這些法語放在其他文字中,我可以指認出法師的作品嗎?
2.如果這些法語並非悟觀法師所說,我的讀後感會有所異同嗎?
3.我可以怎樣解讀李蕭錕老師的選本?
4.我可能會從法師著作中精選出哪些文句?
 
前兩問,使我體會到面對筆記書法句時,仍宜參考法師的「行處」,有益於我們的解讀。後兩問,則使我體會到李蕭錕老師藝術家的獨具隻眼。如果我也嘗試節錄法師法語,幾乎會錯失這兩本筆記書中晶瑩剔透的所有文字──它們原藏身在法師的著作或臉書文中,但藉由李蕭錕老師慧心拈出之後,每一句讀來都如詩一般,或者說它們本身就是詩了。例如筆記書中我最喜愛的一句:
 
過了寒露,明日的霜降將至。
 
如果是由我來選句,應該會認為這是紀錄書寫的時間,一不小心就忽略過去,但這句話出現在筆記書,我就會去留心其中的意思。
 
「過了寒露 明日的霜降將至」,我之觀賞此句,是搭配上述法師「一瞬之間的孤寂旅人」之性情。法師在《般若與美》有一篇章,僅有一句:「為一念之貫徹,今日一天又過了」;略如前述,一念妄心的消泯,即是真心的呈現,而真心呈現時,一切存在就都成為真實的──雖然萬象紛紜,但心中有主,清明不惑,時光流轉無常性,但都在此一念中,例如筆記書法語:
 
大殿鐘鼓聲聞得清明,恍如夢絕,念頭一閃,啊!又添一日在浮生。
 
在此呈現「一念一日」之義。所以像「過了寒露,明日的霜降將至」這樣看似普通的話語,如果放在「一瞬」、「一念」、「間隙」之禪行者的背景來看,就顯出那種侘寂淒清的坦然,與「一念萬年」的禪迅。


This is an image
 輔仁大學吳明峰教授擔任筆記書發表會與談人。

綜言之,這兩本筆記書可以說是「行在一瞬之間的孤寂旅人」,寫下其深度旅遊的閑居遊記,復經藝術家慧眼拈提,詩光照人,讓我們可以循此吟詠,而新鮮地發現身處的「世界」,正晶瑩光燦地呈露於我們。
 
我想這也是筆記書中談及許多感官經驗的內涵所在,如與眼根相關的:
 
鬱鬱白花無非思源,諦觀之,興心海之波光,與咸豐草神行,遊戲於光影。
 
與耳根相關的:
 
此刻初秋後夜孤鐘散曙,雷雨大作,聽著光影雷雨聲處 ,真實不虛的話語。
 
今晨漫步,望著落地有聲的桂花,灑落繽紛。啊!此事知音古來少,花開花落生滅法。
 
與鼻根相關的:
 
從一朵花香,可以融貫「開示悟入」佛知見道的美妙本懷。
 
禪寺空氣中,瀰漫著正發花的桂香,流淌著清新意,我知道誰在聞香。
 
晨起一縷微光,浮動著獨特的氤氳,香撲鼻,諸想滅。
 
與舌根、耳根相關的:
 
功課完畢,啜飲一口茶,風鈴敦觸妙音,輕聞在耳邊,頓覺默照,身心脫落。
This is an image
 
吳明峰教授(左一)在筆記書發表會上分享心得。

在這些經驗描述中,法師返歸主體,歷境驗心,在念與念之間「醒覺」、「頓覺」、「諦觀」、「返聞聞自性」,感官所及偶成「一色一香無非中道」的行履。筆記書法語說:
 
學佛,斷煩惱,了生死,如何了生死,從六根了,從六根斷。
 
從「六根」了,與從「心性」了,在迴光返照的意義下,是一樣的。「千里於一隅而相照」。
 
再者,值得注意的是,這「頓覺」與「諦觀」,雖超邁於尋常的慣性,卻同時落實於平凡平常平實的生活,如筆記書法語:
 
味味其味,世間法即出世間法,世出世法的兩極端,可否往中間靠。
 
這與《法華經者的話》「用心於一切道務緣務事務,觀生命只是平常,如許淡然,而常新祇是一如,性分中之如是如是也」,意思可以互參。
This is an image

 悟觀法師的筆記書文字雋永,內容觸動人心。

四、
以賞析的角度,請容我繼續例舉、分享書中另一句喜愛的法語:
 
塵寰夢影 塵寰夢影 塵寰岑寂 風梳夢影
 
在重複出現的「塵寰」與「夢影」中鋪出了韻律感,但這樣的塵世中卻有一份深深的寧靜,憑風輕輕「梳」過夢影。此「梳」字,寫出風的輕柔,且如古德詩偈「竹密不妨流水過,山高豈礙白雲飛」,塵寰夢影中,就任隨種種緣法拂梳,總是兩不相妨。當然此法語不限於此解,此解也不必然是善解──「詩無達詁」,讀者各以其處境而得受用,應該也是很好的。
 
另外發表會時,李蕭錕老師特別指點筆記書中的一句法語:
 
沒有智慧的活著,即是死!
 
這警策之語,我同樣是從「一瞬之間的孤寂旅人」的角度來解讀。悟觀法師《法華經者的話》說:「在佛法的精神領域上,生活中沒有智慧的生命,就叫『死』;生命智慧日復日增長,由淨智生起無量慈悲『生』;此之生死一念間,一呼一吸即一生死,一個念頭一日夜亦是一生滅。」《般若與美》說:「鮮活,昨日死,今日生;眼前生意盎然。」在法師的生命觀中,時間久暫不是重點,重點是進入生死之「間」,在妄念止息之「際」,由更深密處生起智慧與慈悲心,而這就是真實活著,一念即無量劫,無量劫入一念;於一念見三世。
 
以上我嘗試透過「一瞬之間的孤寂旅人」的視角,參證於悟觀法師《般若與美》、《法華經者的話》、《般若禪,如來使》等著作,將筆記書選本法句做個人式的解讀,或許可做為理解上的一隅之得?此外,令人讚嘆的是,李蕭錕老師為兩本筆記書的共同作者與重要形塑者,他的書畫作品與悟觀法師的法語,理趣相映,其巧心搭配之處,讀者細細玩味,當有意外之喜。
This is an image

 悟觀法師攝影作品,刊登於2022年禪師攝影月曆。

五、
最後分享一個文字小遊戲。
 
筆記書法語:
 
念佛心 心中佛 常念佛
 
這是很簡潔的一段。我在法師其他著作中找到數段文字,使用了此九字,如:「念佛心心中佛常念佛,人類心靈的經歷,由孤寂至光明燦爛的過程,從混沌未明到豁然開朗之路徑,『歷境驗心』。」
 
我覺得有趣的地方:
1.原本九字,法師一氣寫下,而筆記書的斷句是正確的,這斷句分隔讓讀者有一種品味的餘地。
2.我在此故意嘗試做一個錯誤的斷句:
 
念佛,心心中,佛常念佛
 
試問這樣有違原意的斷句是可解的嗎?我想是可以的:念佛,在心與心之間,有佛喚著佛──哦~「念佛」原是「佛念佛」!正如法師心念的生命歸宿「唯佛與佛乃能究盡諸法實相」。
 
這個小遊戲,雖然出於故意的誤讀,並且我不認為這樣誤讀有其必要,但想藉此呈現:原來從法師的文字,到選句節本,到讀者的解讀,容許許多奇妙的創意,而我很悠遊、享受這種選擇與詮釋中的想像空間。
This is an image
 
悟觀法師攝影作品,刊登於2022年禪師攝影月曆。

六、
席間司茶人李麗淑老師,從容淡靜地領我們進入品茶的世界;林校長、李前校長、黃主秘、吳院長……等同席師長,親切風趣。高雅豐盛的筆記書發表會,是茶韻、古琴、書畫、法句、善知識眾的一期一會。一堂大眾妙語流瀉,笑聲迴盪,如今均是前塵。流光誠不可攀,謹略臨摹得流光如此。
This is an image

悟觀法師攝影作品,刊登於2022年禪師攝影月曆。